• 头条
以太坊2.0即将开始过渡,这些问题你应该关注
编译:有条鱼 出品:矿视界(ID:minersight) 原作者:Kieran Smith ;Starke_kunst 以太坊开发人员将在12月4日部署备受期待的以太坊升级(伊斯坦布尔硬分叉)。开发人员承诺,伊斯坦布尔升级将使以太坊网络更快,更便宜,更高效。 数月以来,以太坊受到的指责声愈烈,矛头指向开发人员宣扬了一种前景光明的“世界计算机”说法,但随后却未能提供面向市场的应用程序。 但这一切可能会在近期出现转机。 在11月月初发布的两条推文中,以太坊核心开发员 Peter Szilágyi 表示,期待已久的伊斯坦布尔硬分叉将从 9069000 号区块开始,而这一区块预计将于 12月4日被开采。伊斯坦布尔包含的网络升级是以太坊可扩展蓝图上的一个关键里程碑,它承诺在不牺牲去中心化原则的情况下,使应用区块链变得更快、更便宜。 尽管如此,雄心壮志的升级计划依旧招致了许多批评。一些利益相关者对一个已经拥有数百个项目,总计价值 200 亿美元的区块链网络进行彻底的改变持谨慎态度。 1 通往以太坊2.0的道路 伊斯坦布尔硬分叉是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进行的两次主要网络升级中的第一次,这两次升级将使其最终走向以太坊 2.0(也称为宁静阶段)。 这些升级包括14项EIPs(以太坊改进提案),原来这一数量是 38 个,现在倒是减少了许多。其中 6 项提案将于 12 月 4 日在伊斯坦布尔第一次升级中实施应用,其余 8 项仍需核心开发员商讨审议后,预留给之后的第二次升级——柏林,计划于 2020 年 1 月实施。 升级完成后,预计以太坊速度会大大加快,不同于之前的 POW,它将依赖于 PoS 权益证明的共识算法来验证交易。 伊斯坦布尔为这一过渡奠定了基础并附上了几个新的核心特点。 功能包括引入分片,分片的引入将提高以太交易的速度和吞吐量;降低 GAS 成本的措施;改进与隐私币  Zcash 的链互操作性;以及允许更多创造性功能的智能合约。 2  极具争议的提案 EIP 1884 是最具争议的调整,它将使得在以太坊上调用数据的成本高于先前。 费用的增加旨在保护区块链免受潜在的垃圾交易攻击,这些攻击可能会使网络过载,并给普通用户造成延迟。然而,一些 Dapp 开发员仍不信服,他们表示很可能迎来的不仅是交易成本的增加,还有其他不必要的混乱。去中心化管理平台 Aragon 表示,升级是“不幸的权衡”,会破坏该平台上的 680 个智能合约。 在大阪举行的 DevCon 会议上,以太坊创始人 V 神发表了一篇博文,对这些担忧做出了回应。 V 神在此篇博文中写道: “如果你是一名开发人员,你可以通过不编写占用存储空间很高的应用程序来消除 GAS 成本变化带来的最大干扰,例如,预估在一笔交易中访问的总存储空间+合约+合约代码,并确保不会过载。” 有一些提案则受到了普遍的欢迎,比如 EIP 1108,它涉及到对以太坊上预编译的椭圆曲线算法重新定价。此更新旨在通过优化 GAS 支付来改善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隐私协议,并将使 ZK-SNARKs 和其他隐私应用程序(如 Zether 和 AZTEC)在以太坊上的使用成本更低。 当然,最具争议的升级提案,还是留给了伊斯坦布尔的后章——柏林。 柏林升级包括 EIP 1057,也被称为 ProgPoW,它将通过替换工作量证明功能 Ethash 算法来增强以太坊抗 ASIC 的能力。这种变化可能在大型 GPU 矿场中呼声高涨,但同时也引发了许多质疑,他们质疑为什么刚刚好在计划过渡到 PoS 权益证明之前,工作量证明算法会被改变。 当然还存在其他一些担忧,比如可组合性,V 神将其描述为“不同应用程序之间轻松交谈的能力”,以及围绕在两个区块链之间建立桥梁的潜在安全问题,在年度开发员 DevCon 大会上,V 神写了四篇博文对这些担忧一一作出回应。 V 神提到,可组成性将“很大程度上”保持完整,而两个区块链之间的单向安全桥梁是可能的,双向桥梁的复杂性使其不太可能被研发,因为它有几率带来安全风险。 虽然升级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但 V 神也提醒说,以太坊 2.0 可能需要以独立区块链运作数年,才能与以太坊 1.0 完全合并。 3  过渡到 2.0,会发生什么 显然大阪这次的 DevCon 是引币圈人注目的,因为太多担忧需要一个令人放心的回应,太多的问题需要一个明确的解答。除开以上提到一些,我还另外挑出了以下几个受关注的点: 1) 过渡到以太坊 2.0 的耗时 2) 过渡到以太坊 2.0 以后当前网络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这些问题的答案同样可以在上述提到的 V 神博文里找到答案。 他写道: “ETH1 链从技术上讲仍存在,但已毫无价值;当困难的冰河时代来临时,它终将消亡。” 据 V 神所言,过渡到以太坊 2.0 仅需要 6 个小时,而实际实施可能需要两年时间。 在此期间,以太坊基金会将致力于 0-2 阶段的实施。它将从权益证明算法的引入开始,ETH1 网络将像以前一样工作,但是在这个阶段不能提取资金。 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这个过程是在后台进行的,区别在于每笔新交易都会添加证据数据,这将足够允许它们在 ETH2 网络上进行处理。 “你入睡又复醒,过渡就已经完成了。” V 神说道。 你所经历的变化和混乱实际上十分有限。现有应用程序都将照常运行。所有账户余额、合约代码与合约存储(包括 ERC20 余额、有效 CDPs 等)将结转。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以太坊将“感觉”不到过渡前后的太大差别(除了过渡后,由于权益证明和 EIP 1559,网络提升了顺畅度)。虽然用了十分不同的代码路径来打包和传播交易,但提供的功能将是相同的。 V 神还提供了一个交互示例——Maker DAO 服务用户的更新以太坊网络。你可以像以前一样通过发送交易来与 CDP 交互和清算,但你的客户端代码也会看到你处在后过渡且向交易添加证据数据,并发送到 eth2 网络而不是 eth1 网络。 总之,硬分叉不会出现,不会有社区分裂或任何困扰。以太坊 1.0 将在一段时间内存在于 2.0 生态系统的“内部”。 然而,在过渡结束时,ETH1 区块链从技术上讲仍存在,但已毫无价值;当困难的冰河时代来临时,它终将消亡。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新区势
EOS节点起内讧,有怎样的影响?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转自:白话区块链 昨天,一则关于 EOS 的消息在社区里炸开了锅:EOS New York 称,有 6 个 EOS 节点被同一节点所控制,即目前排名第 52 位的 EOShenzhen 节点。 目前,EOS New York 已经发起了撤销这 6 个节点资格的提案。 针对这个事件,白话区块链采访了超级节点 EOSLaoMao 团队、HelloEOS 创始人梓岑、Newdex 团队以及 EOS Connon 创始人楷书。 下面,我们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01  EOS New York 的提案 白话区块链:对于 6 个 EOS 节点被同一节点所控制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针对 EOS New York 的这个提案,你会投什么票? EOSLaoMao 团队:我们认为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做法,会给基于 DPoS 共识机制的区块链带来安全威胁,而保证网络安全是 BP 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 EOS 主网,regproducer 李嘉图合约(Ricardian Contract)约定了在主网注册 BP 的要求。但 regproducer 合约本身只要求 BP 需要披露自己的实体,并没有约定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因此,我们认为先对 regproducer 合约进行一次修正,然后再执行移除这类节点的操作更加符合逻辑。 对于 EOS New York 提出的移除节点的提议,EOSLaoMao 正在做最后的决定。 梓岑:我们暂时会保持中立态度。在更多佐证资料公布前,我并不敢完全认同“被同一节点控制”这样的指控。 ECAF(EOS 上的一个仲裁组织)不再活跃之后,EOS 社区并没有一个类似的角色对此类事件作详尽的调查以及权威的仲裁,唯一妥善处理这类争议事件的方式可能只有全民公投,因为公投代表了最大范围 EOS 持有者的意志。 Newdex 团队:EOS 的治理是循序渐进的,现有的约定里只约定了节点有义务披露实体,没约定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当然,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确实不符合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精神。 目前出现控制多个节点的情况很少发生,但是建议社区提前做好规定。我们建议社区投票,是否同意增加和完善合约规则,然后再根据合约规则进行下一步的处理动作。先有相关的合约规定,再有实际的处理动作,这是正确的程序。 楷书:核心问题在于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讲同一主体不能拥有多个节点账号,EOS 宪法里没有,李嘉图合约里也没有。所以,我的观点是应该先制订规则,再执行规则。 我们社区目前认为通过和不通过此提案各有利弊,所以我们节点会在更多的讨论和分析后决定如何投票。  02  负面影响和规避措施   白话区块链:多个节点被同一个节点控制,会给 EOS 生态带来怎样的影响,以后如何规避这种事情的出现? 梓岑:我并不觉得会有任何负面影响。DPoS 生态特有的持 Token 者投票决策效率非常高,决定了任何对 EOS 生态有负面影响的行为都会被迅速清洗出局。 需要注意一点,本次事件中的 6 个节点,都是排名非常靠后的备选节点,即使确认为同一个人(或团队)运营,我也将其理解为某些票仓无法进入前 21 主节点的无奈选择。 Newdex 团队:众所周知,EOS 生态超级节点 21 个,备选节点有很多个,只有跻身备选节点才能获得收益。但是权利与责任是一体的,超级节点负责提供系统资源和打包生产区块等任务;备选节点随时准备着替补已有的“不合格”超级节点。 对于规避这样的事件,我们认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前只约定“不可为”,而没有约定惩罚机制,因此加快相关合约规定的落地可以避免事件再次发生。 楷书:目前 EOS 成为主要节点的投票门槛已经上升到 2.7 亿票左右,除非单一组织和个人拥有天量票数,不然不可能直接控制多个出块节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制订好规则,让类似事件有一个判定和处理的依据。  03  超级节点中国化   白话区块链:你如何看待目前的“超级节点中国化”的问题(21 个超级节点中 17 个在中国)? 梓岑:中国力量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影响力是统治级的,几乎统治了所有领域,从用户规模、资金规模、专业程度甚至勤奋程度看都无可厚非。中国势力在交易平台的业务,在比特币挖矿、矿池、公链、DApp 等等几乎所有领域都有绝对领先的地位。 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领先优势也会继续下去。中国化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只是客观事实,相反,EOS 应该庆幸中国力量的早期介入和深度参与,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中国社区兴趣不大的公链项目发展特别好。 Newdex 团队:21 个超级节点 17 个在中国,表面上看大家认为过度集中。然而区块链对于全球而言都是一片空白的竞争领域,与医疗、经济、文化这些长时间累积的领域并不一样。 EOSIO 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只要满足技术和硬件门槛,能获取足够的选票。21 个超级节点 17 个属于中国,是否意味中国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在没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投入了更大的开发力度? 目前超级节点的形势,让我们更好奇全球在区块链技术软实力上的角逐。 楷书:因为目前绝大多数 EOS 使用者和持有者,乃至 DApp 的开发者都在中国或与中国团队有关,所以大部分节点属于中国我认为在目前是理所当然的事。看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早期,绝大多数使用者、持有者乃至算力也都属于中国,所以这是一个发展的必经过程,无需多虑和多做文章。  04  节点的工作变化   白话区块链:EOS 目前的发展比较有争议,当前节点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梓岑:EOS 从一诞生起,就充满巨大争议,因为 EOS 最开始要挑战的就是拥有最大开发者社区规模的 ETH。另外,DPoS 同样也是自带争议的共识机制,社区治理本质上就是持有人内部不同理念、不同立场、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碰撞和融合的过程。事实上,我们已经因为太过于醉心于治理,忽略了 EOS 的底层设施、开发者的支持,以及在过去一年的巨大进步。 节点的工作没有变化,基本任务是维护网络安全和稳定,同时也会承担一些开发者支持、运营和宣传等工作。 Newdex 团队:本周 EOSLaoMao 团队发起了激活 EOS v1.8 RAM_RESTRICTIONS 和 FIX_LINKAUTH_RESTRICTION 功能的提案。前两天,BM 对于 CPU 新的提案 EOS42 以及 MEET.ONE 都在第一时间翻译成中文并在社群传播。节点一直在专注对 EOS 生态贡献力量,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楷书:没有争议等于没有生命力。EOS 的社区和 DApp 玩家依然非常活跃,不像很多其他项目在熊市已经冻死一半了。节点的主要工作没有变化,保证稳定的出块和为整个网络输出价值,这也是佳能节点一直在做的,比如 Mykey 已经为超过五十万 KYC 用户提供了顺畅无感的 EOS 链上服务,并且目前超过三分之二的新 EOS 账户是通过 Mykey.org 开设的。  05   Block.one 参与投票   白话区块链:之前 Block.one 公司发表声明称,经过两年半的观察,为了解决 EOS 的网络运行与治理两大问题,即日起将参与到 EOS 的节点投票中去。你如何看待 Block.one 公司开始参与投票的行为?你认为时机成熟了吗? 梓岑:任何时机都是成熟的时机。作为一个社区成员,Block.one 从第一天起就拥有投出自己神圣一票的权利。我们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希望看到 Block.one 通过投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只有投票才是最真实、最有效的声音。 Newdex 团队:Block.one 的投票具有非常大的权重,参与到 EOS 节点的投票中必定会引起新的讨论热潮。此前社群曾有声音指出 BM“不作为”,但我们并不这样认为。 Block.one 公司开始参与投票的行为能够对节点带来正面激发,奖励对生态持续产出便捷服务工具、底层基础设施以及积极提案的节点,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鼓励。 楷书:Block.one 目前参与到 BP 投票中来,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第一,一亿左右的票数不会对 BP List 起到绝对控制的作用,不会让外界诟病它“控制”或者“钦点”节点之类;第二,参与投票能对优秀的节点进行考核和激励。  06  链上治理   白话区块链:链上治理一直是区块链项目的一个难题。你觉得 EOS 在链上治理方面,目前还存在哪些不足之处? 梓岑:其实链上治理从来都不是难题,只是因为社区的碰撞过程中看起来乱糟糟的声音,让人觉得难而已。碰撞的结果是融合,即使看起来再混乱,任何具体事务也只会有唯一一个决策结果,这个结果就是所有持有 Token 的人共同决出的最优解。整个生态,会一直以这样的方式进化。 Newdex 团队:说起链上治理,相信大家都记得 ECAF(EOS 核心仲裁法庭)。过去 ECAF 充当解决纠纷机构的角色,当发生纠纷时,双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宣布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然而,在 2018 年 6 月的一起纠纷事件中,受害人提交了仲裁申请后,过了几十个小时,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最后由节点们开会同意先不经过 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ECAF 给出的回复是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当然,如今的 ECAF已经被废除。 EOS 主网在 2018 年 6 月启动,至今不满两周岁。而链上治理所出现的问题复杂程度并非在主网启动前就能预判的。就像我们生活中的法规、法典一样,每次的法律修订都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同样,对于 EOS 在链上治理方面,我们同样抱有足够的耐心。 11 月由于 EIDOS 带来的热度让 EOS 网络拥堵,近一个月以来 BM 的态度也有所改变。对于 CPU 的价格从最早的认为供需关系决定市场价值,到最后提出新的 CPU 解决方案,这些都是认知不断升级的过程。 楷书:链上治理问题,目前在任何其他公链乃至整个行业,都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只能在摸索和试错中慢慢前进。我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公链比 EOS 更能写出链上治理的成功范本。  07  EOS的未来 白话区块链:今年主网上线了不少公链(Cosmos/Algorand/Nervos等),各有各的特色,公链的竞争非常激烈。当前的行情也让很多 EOS 投资者丧失了信心。在众多公链中,你还看好 EOS 的未来吗?为什么? 梓岑:目前并没有看到比 EOS 更优秀的竞争者。EOS 目前处于早期,巨大热度褪去,需要继续完善基础设施、吸引更多开发者、积累更多 DApp 和沉淀更多用户的阶段。这个缓慢、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会很漫长也很煎熬。 很多人在拿其他项目的早期热度跟 EOS 的沉淀期对比,殊不知,同样发展阶段的 EOS 远远胜出,这些项目早期泡沫褪去之后,需要面临 EOS 正在经历的所有难题。 Newdex 团队:早在 2018 年看到 EOS 白皮书中指出将达到百万级别 TPS 的性能后,我们团队决定 All In 搭建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至今我们认为 EOS 仍然是全球性能最佳的公链之一。对此,我们将持续在 EOS 生态开发更多 DeFi 工具,持续在 EOS 上深耕。 楷书:熊市里因为价格而失望、离开很正常,但是 EOS 目前无论是 Block.one 对底层的升级更新,还是上层的钱包和 DApp 生态,发展都没落下。所以,EOS 一定会挺进到下一轮行业上升期并凝聚更大的生态和共识。 至于其他的公链,先落地跑一些应用再说吧,问题不会比 EOS 少,停留在理论和市梦率阶段,当然看起来会比较有竞争力。我相信且肯定 EOS 在公链领域会一直代表着主流和标杆。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新区势
支付宝+区块链,能否真正颠覆传统电商模式?
2684亿!天猫第11个“双十一”,依然以优异的成绩跑赢电商平台。 在这一背景下,区块链技术正在快速向电商行业融合,为什么这么说呢? 数据爆仓,电商面临巨大挑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的网络零售总额已达到195209.7亿元,占社会零售总额的24.7%,截至2019年,中国移动电商用户规模将突破7亿人。电子商务现如今已成为现代服务业中的重要产业,似乎发展正好,但我们却也看到现有电商模式出现的不可忽视的沉疴。 电商信任危机严重:消费者网购商品质量层次不齐、产品实物和描述严重不符,消费者权益无法保障,实则是线上信息和实际情况不匹配。 假货频发,源头无法追溯:假货横行、以假乱真的现象在目前的电子商务中时常发生。 虚假交易、恶性竞争:“双十一”期间许多平台违规促销屡见不鲜,也有部分平台虚构网络交易额现象。 区块链+电商,引领消费新模式 传统电子商务的出现,让商家与消费者的交易突破了时间、地点的限制,极大降低了交易双方信息传递的成本,但其代价却是信任成本的增加,大量假冒伪劣、山寨商品充斥电商平台,产品供应源头难以追溯,商品以次充好等问题严重影响着电子商务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而区块链去中心化、无法篡改、公开透明的特性,与身俱来似与电子商务密不可分,33复杂美CEO吴思进也由此说:区块链比互联网更伟大,完全是有可能的,包括电子商务也会重构,可以大大降低生产成本。 那么区块链+电商可以怎么玩呢? 商品生命周期跟踪 基于区块链技术,多中心共识网络进行分布式监管来共同维护区块链,用户可通过分布式的区块链,去信任的完成每一步操作,随时查询到相关的记录。系统内所有参与的角色,都拥有独享的私钥和公钥,确保系统中每一笔操作都可确认到行为人,大幅降低风控和维护的成本。 此外,在链上调用溯源存证合约具体执行并存储,通过主链保证了数据的可信性、不可篡改、可以追溯,通过区块链保证交易安全可靠。 今年天猫双十一,支付宝也首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淘宝卖家秀上,为商家上线区块链盗图维权工具,让盗图维权更为简单。此外,有超过4亿件跨境商品添加了区块链“身份证”,比去年多了2.7倍。当商家在遭到盗图侵权时,可通过平台进行投诉并要求对方删图,解决了以往困扰用户多时的举证难困问题。商品全流程物流跟踪 可信网络避免信息孤岛,保证货物安全 在区块链的赋能下,运输过程中的货物信息对于托运人、承运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员都是公开透明的,从而打造一个可信网络,确保货物运输信息和资金的安全可追溯,物流企业可进行货物运输路线和日程安排的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快递爆仓丢包的问题。 区块链分布式多节点由相关人员共同操作共同维护,货物的运输流程均清晰地记录到链上,装载、运输、取件等整个流程都清晰可见,通过各方独有的签名进行全网验证,以达到信息共享和绝对安全。货物信息均保留在区块链上,物流状态的变化也均在区块链上展现并且可以追踪历史状态。  区块链的技术已应用到各个行业与领域,而区块链+供应链、物流、销售链的结合,能否真正颠覆传统电商,实现一体化数字经济生态并促进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转变,开创电子商务2.0时代?让我们拭目可待!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新区势
2140年比特币网络上区块高度达到6,930,000时,矿工还挖矿吗?
  作者:AA大神 中文翻译:Cobo钱包 网友Dumb Janos问到:“等到2140年,比特币网络上区块高度达到6,930,000时会发生什么?那时候我们还可以进行比特币转账吗?为什么?” 这个话题很常见,有很多人也问了类似的问题。 网友George问到:“如果没有区块奖励的话,如何激励矿工?” Dimitris认为:“矿工也会通过验证交易赚取交易费。按照到时候比特币交易的体量、以及采用程度来看的话,交易费足够(激励矿工)了。” 将来我们会面临这种情况的,当区块奖励从1 Satoshi变成0 satoshi时,不会有新的比特币作为区块奖励产生。现在你要知道的是,矿工还会不会继续挖矿?这是每个矿场以及每个矿工每天都要问的问题,只不过挖矿设备效率不同,大家考虑的也不太一样。 矿工权衡这个问题要考虑到很多变量,等到比特币网络上区块高度达到6,930,000时,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突然发生;在此之前的十个区块、一百个区块、一千个区块也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发生。 这有点像你过18岁生日,12点过后发生了很多变化,从法律上讲你突然变成了一个成年人。但难道这意味着11点59分的你,和12点零一分的你是两个不同的人吗?12点一过你就开始表现得像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会有一个神奇的瞬间,突然发生点什么。 比特币挖矿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动态经济,取决于很多变量。所有变量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为了使每个拥有ASIC挖矿设备的矿工都能获利,因此,每天都要根据他们目前的盈利能力,以及未来几天/几周/几月内的预期盈利能力做出决定。 他们今天决策是否会继续运行设备挖矿要考虑的因素包括:ASIC硬件的效率——每台设备可能都不一样,想象一下,一个仓库里有一千台ASIC矿机,其中一些是当前最新最高效的系统,但其中一些可能老一代,或者老几代。因此,如果最高效的矿机能够赚钱,效率低矿机的无法盈利,矿工可以选择关闭效率最低的矿机。但是在很多情况下,因为他们已经预购了电力,所以他们可能会决定继续亏本经营。 每天,成千上万的矿工都会在数百万个挖矿硬件设备中做出决定,在条件限制下为如何运营盈利做出决策。要做这个决策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区块奖励——每挖出一个区块奖励多少比特币,这个奖励每四年都会减半一次。矿工们提前知道在2020年春,盈利将发生变化,因为区块补贴将减半,他们也知道市场将对这些变化做出反应,从而影响到比特币的价格。(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可能弥补区块奖励减少带来的损失,他们会提前几个月做出决策,购买更好、更高效的挖矿硬件,协商更便宜的电价,也可能通过在交易所和公开的比特币市场做套保,以适应未来可能的风险。他们可以使用期货来对冲某些风险,矿工用法币支付电费,获得的区块奖励是比特币,所以,比特币和法币的汇率对于他们的盈利能力真的很重要。 电费成本、设备效率、运营效率、以及对未来价格的预测和预期,所有这些因素每天都在发挥作用 帮助矿工判断哪些设备依然有效,哪些需要加速升级,或者甚至会改变一些运营策略。这些决策每天都要做。 等到第6,930,000个区块时,不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减半并不是一个突发事件。因为从运营第一天起,矿工就可以预见到并会提前做好规划和准备。 回顾之前的减半事件,尽管会有媒体散布恐慌,比如比特币将停止运行之类的话。事实上,在减半那天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尽管接下来几个月或几年内市场有比较大的变化。 请记住,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挖矿难度。 让我们看一下: 如果一些矿工发现无利可图,该怎么办呢? 他们会关闭效率最低的一些矿机;或者可能由于电价过高,关闭所有的矿机。并非所有矿工都有相同的盈利能力,那些矿机效率最低、电费成本最高的矿工就无利可图。这些矿工会关闭他们的设备,留下来的都是拥有高效矿机、低电费成本的矿工,他们不会关矿机。随着一些矿机的关闭,算力会下降。最多两周,挖矿难度就会重新调整。由于参与竞争的矿工减少,所以挖矿难度会下降。这意味着,以前盈利很少但坚持继续挖的矿工,现在盈利会增加,因为哈希运算难度降低了。他们将在挖矿收益中获得更大的份额。短期内,区块开采速度会变慢。举个例子,如果算力降低50%,这意味着有一半矿工关闭了矿机,当然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这种情况的结果是:出块时间会增加至每20分钟一个,而不是每10分钟一个,但这情况只持续一周至一周半,然后难度会重新调整,变成每10分钟出一个块,继续挖矿的矿工利润会增加。因为难度减少了一半,所以他们可以挖出两倍的区块,因此长期坚持下去的人才能收益颇丰。你可能也已经意识到了,几乎无利可图的矿工可能会决定坚持继续挖矿,因为毕竟难度会重新调整,一些效率较低的竞争对手会退出,市场会逐渐转向淘汰效率较低的选手,并重新校准难度,所以矿工总是勉强盈利。如果这意味着挖矿盈利减少,那没办法,挖矿盈利就会减少。 在整个比特币历史上,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次,如果今天比特币的算力仅有十分之一,它依然可以很安全运行,不会遇到任何问题。我是怎么知道的呢?一年半以前挖矿算力就是现在的十分之一,比特币网络非常安全。所以即便没有了区块奖励,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减半来临,什么都不会发生,一群矿工关机,除了出块时间稍微延迟,什么都不会发生。然后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难度重新调整。这是一个不断适应变化的动态系统。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新区势
对话诺奖经济学奖得主:脸书若主导天秤币,权势或大过美总统
转自:澎湃新闻 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是今年金融科技领域的两大热点议题。 11月22日,澎湃新闻在成方金融科技论坛期间就此采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Sir Christopher Pissarides)。2018年,皮萨里德斯被以区块链为研究重点的斯坦福密码实验室(Cryptic Labs)任命为经济顾问,一同被任命的还有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斯坦福密码实验室主要负责人为2015年图灵奖得主Whitfield Diffie,他是世界著名的密码技术与安全技术专家,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成员,是业界公认的信息技术安全事物的权威人士。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Sir Christopher Pissarides) 皮萨里德斯认为,我们最终会走向一个“拥抱”数字货币的世界,放眼现在,数字交易的数量也在增加。 但在数字货币真正成为一个现实之前,可能要关注以下几个问题:首先,这个数字货币最后由谁背书;其次,需要一个很好的控制和监管体系,对欺诈和虚假货币作监管;最后要对货币进行定价,并控制货币的发行量。 “我们要避免出现19世纪中期时发行纸质货币所出现的危机,最后导致把黄金当成了流动货币。就数字货币而言,中国应该会成为数字货币的一个引领者,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在网络交易方面走在了前面,移动支付领域也走在前面,未来应该也会影响引领潮流。 ”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过五年,现在已呼之欲出。央行数字货币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DC/EP的设计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较好的工具。国际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却直言,中国部分基础设施比美国更先进,美国必须在现有基础上建立更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如果美国不创新,金融领导地位就得不到保证。 澎湃新闻:中国将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你如何看区块链的前景和中国目前在这一领域所处的位置? 皮萨里德斯:中国政府现在高度重视区块链的发展,我本人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区块链有一个很好的应用场景,就是应用到交易和支付上。 区块链应用到交易上,交易可以更透明,记录也可以更永久,还能够预防欺诈,欺诈也将越来越少。在过去2000多年来,人类都有做记录的习惯,但这也有很大的风险,这些记录可能会被篡改,可能会有偏差或者丢失,但是区块链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不过,现在的虚拟货币还是有风险的,整体上波动较大,目前各国央行也还没有明确的监管意见,区块链的监管也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跨国合作。 澎湃新闻:区块链技术在未来是否也会在各国间存在竞争的局面?如果监管需要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但目前似乎是一个国际合作的艰难时期。 皮萨里德斯: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各国间有共同的根基。区块链自身也需要更多的监管,但现在仍然是完全自由的。这也是为什么央行还没有下决定。 在区块链这个问题上我更加乐观。我认为不需要担心,因为这不是一个政治系统。区块链更多应用到做记录、会计记账等方面,一个国家不需要去寻求与其他国家不同。不同的地方在于,不同政府对信息和数据的公开程度不一样。 澎湃新闻:不会像5G技术那样形成国与国之间竞争的格局吗? 皮萨里德斯:还是不一样的。5G的竞争包含了很多其他的内涵,不像区块链,仅仅涉及到交易的内容。5G涉及到基础设施等安全信息,可以储存很多安全相关的信息。所以5G是可以引起相关政治化的风险的。但区块链技术应该不会,只是涉及到电子交易而已。 澎湃新闻:今年金融科技领域另一个颇受关注的议题是天秤币,为什么央行们都拒绝天秤币? 皮萨里德斯:我们使用美元或欧元时,是因为他们的央行是可信的。脸书是一个很大的公司,影响力很大,但又不可信赖。比如他们采用数据,却不能控制假新闻。所以美国央行和参议院很担心,脸书作为一家企业,完全独立于政治系统,一旦他们成功主导天秤币,他们在金融和货币政策上会被赋予太多权力,脸书可能会比美国总统更有权势。现在很多小公司也在发行小型的货币,受到的管制就比较小,因为这些规模太小,成不了气候。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新区势